您的位置: 首页 >廉洁文化>清风文苑>详细内容

清风文苑

清风文苑 | 李大个的“脚路”

来源:廉洁常德网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年12月09日 浏览次数: 字号:

每年夏天刚天黑的时候,老船厂的街坊们吃了饭,习惯性三三两两搬凳子到路灯下乘凉。

“路灯瞎了好几盏了,晚上走路漆黑的,怎么还没换?”这天,王大妈望着几根电杆叹气。

收废品的杨老倌回道:“张小哥说已经跟社区反映了的,说是来换的来换的,还没来。”

“要不哪个找县里反映反映?”泥瓦匠周叔问。

“这算个什么事,我跟你们找人。”这时,暗处有个声音传来。

大家回头一看,原来是杨老倌的老表李大个,家住下码头,经常来杨老倌家打短工。

“你有什么脚路?”杨老倌问。

当地方言里有“脚路”就是有本事、有门路的意思。

“这个你就不用管了,包在我身上。”李大个笑着说。

第二天下午,船厂就来了几个人,搭着架子,几下就把坏了的路灯全换了。

晚上大家望着亮堂堂的路灯,问杨老倌,你那个老表真还有几把刷子哦!

杨老倌满脸得意,拿出手机就跟李大个打电话:“老弟,明天杀个土鸡,接你来吃饭!”

那天李大个到底来吃饭没有,不记得了,但之后凡是碰到麻烦,比如下水道盖板坏了、垃圾没人清扫等,大伙就怂恿杨老倌跟李大个打电话,一般几天都能解决。

从此,李大个这个有“脚路”的狠人在船厂家喻户晓。

到了来年3月,安乡下了几场大雨。船厂地势低洼,路上渍水有尺把深,上百户人家进了水。众人望着天一筹莫展,不知哪个想起了找李大个,一起邀到杨老倌家。

杨老倌和婆娘正在门口拿脸盆往外浇水,听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,没好气地说,老表平时来往的领导级别没超过下码头的组长,这么麻烦的事你们也指望他?

王大妈说“你就跟他讲讲嘛!搞不好俺们又不会怪罪他!”

杨老倌嘿嘿冷笑一声,“你们不明白。找人办事不要打点的?哪个出钱?”

大伙一愣,面面相觑。

过了会,严大嫂打破沉默:“杨老倌,你莫非愿意年年住在水牢里?你就跟他讲,有开支大伙都认账!”

“好吧。”杨老倌莫可奈何地摇摇头,摸出手机,犹豫着打通电话,小心翼翼地跟李大个把情况讲了。李大个也没怎么推辞,说尽力试试。

第二天中午,船厂竟然齐刷刷开进几台小车停在路边。十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下了车,蹚在积水的路上指指点点。船厂居民们十几年没看到过这阵仗,都站在家门口张望,有几个胆子大的还跑到干部面前反映情况。带队的年轻女同志来来回回走了几趟,一行人又跑到旁边的电排指指划划,然后一溜烟走了。

第二天渍水就排干了。天晴后大队人马来疏通下水道,电排也换了大功率电机。几台挖土机开到连通电排的沟渠里,把里面积压了好些年的垃圾都挖起走了,彻底解决了老船厂居民的问题,老百姓拍手称赞。

吃水不忘挖井人。

周叔挑了个日子,专门接了李大个和杨老倌来家里喝酒。酒酣耳热之时,李大个得意地说,那天带头的是县里新来的管城建的女县长,她把县里几个大局长都喊来了,下了军令状,不然怎么解决这么快。

见众人自始至终都绝口不提费用的事,杨老倌端起酒杯,试了几下,开口问道:“老弟你找人办事,打点了好多啊?”

李大个头一抬:“俺找人办事还要花钱?那还叫本事?”

桌上众人一听,松了一口大气,脸上笑容更加灿烂,仗着酒劲非要李大个透露下找的哪个。

李大个被缠不过,拿出手机指着说,“我找的就是它!”

哪个撒?

众人凑了过来,看到他手机上显示的“12388”“12345”的电话号码和“市民论坛”的网页。

啊?周叔接过手机,在李大个的指点下扒拉着。

原来县政府主办的市民论坛和行风热线里,有个“市民心声”版块是专门给群众反映民生诉求的,水、电、气、路什么五花八门的小事都可以,涉及到的单位就及时回复处理,背后还有纪检监察机关和网信部门督促。

李大个又从手机里翻出一条新闻:“现场办理网友诉求:老船厂已启动整治”,讲的就是那天的事。

说破不过一张纸,大伙拍着大腿:原来是这样啊,电话网络问政才是那个有“脚路”的狠人!(安乡县融媒体中心供稿 通讯员 刘旭东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到: